洛幻

关注慎重,不定期跑路

【獒博】我死我生(三)

今天朋友跟我说这篇应该叫《宠物情缘》.......实在实在是太瞧不起我了,看标题就知道,这怎么会是一个简简单单只谈恋爱的故事呢(笑)来猜猜是甜还是虐啊~
话说一个不注意116粉就过去了,要不等216和445我给你们发福利啊,有啥想要的咩



*

老张让周雨打电话叫回来的时候,方博正怏怏地趴在地毯上,留给张继科一个寂寞孤独冷的背影和一个圆润的后脑勺。

“科哥你可回来了,道哥啥都不吃,你看看是不是病了啊?”周雨急着把方博给抱起来递到张继科面前去。

张继科穿的人模狗样的,西装衬衫黑皮鞋,领带松了点挂在脖子上,额头还冒着汗,看来回来得挺着急。

然而毫不费力地,方博在张继科身上闻到了酒精和香水混合的味道,标志着这个人刚刚在怎样的一个场合见过一个怎样的人。

真是没来由的生气和委屈,方博扑腾着从周雨手里下去,“啪啦”一下掉在了地上,围观的三个人都看得心惊肉跳。

张继科眼疾手快把他给捞起来抱在怀里,周雨让吓坏了,结结巴巴地道歉,被小胖顺着背安慰。

一靠近张继科身上就是那股味儿,突然就有了一股说不上来的感觉,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别的什么,方博嗷呜一口咬了手,张继科吃痛不由自主就收了手。

怀里的小东西于是被摔在地上,喉咙里低低地传出来一声呜咽,还没来得及发酵就被深深吞进肚子里,方博吃痛地站起来,小爪子按在地板上腕子隐隐地痛。

雪白的团子摇摇晃晃地往角落里钻,直到缩进黑角落里把自己团成了滚球,委屈巴巴地不理人。

“道哥这是咋了啊?”小胖也觉得奇怪,疑惑着去看张继科。

老张怎么会知道呢?小家伙从几天前早上醒来就性情大变,撒娇软萌的小团子生生变成闷葫芦似的小可怜,从来没见过的一副样子,非要说起来的话,倒是很像,

方博。

对了,是像方博。

小圆脸可不是平白生气的一副性子,真要气起来倒也没人能治的住他,这点张继科深有体会。

做了他这么多年的哥哥,曾经拿球砸到孩子脑袋上都没有被骂的哥哥,张继科说的,方博从来不去违背,除了那么一次。

也是在警校的时候,那时候方博刚上学,和谁都不太熟,怯生生往角落里缩。后来让张继科给拎落了出来。

小张同志那时候就受欢迎得不得了,三天两头的有漂亮女孩来找,也都是没有放在心上。

只有一次张继科被来找的女孩子给叫了出去。从前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要不是方博恰好看见那孩子直接往人怀里扑的话。

小女孩子看着千娇百媚,说话的声音腻乎得像红糖糍粑,都是腻牙的甜。

也就是那个时候才知道自己看上了师兄。

其实不难发现,但凡能觉得嫉妒的,就是爱情了。

可是发现了有能怎么样?

没来由的生气和委屈,总不能冲上去拽着师兄的衣服领大喊:“喜欢你!”

于是一个人缩在宿舍的角落里,老张找过来的时候也不理人,被子蒙过头上把自己团成了一个球球。

那时候张继科怎么哄他的来着?

老张说不出温柔的话语,在方博面前做惯了日天日地的模样,最后就是合身下去隔着被子把人抱了个满怀,锁的死死的,全箍在胸膛里。

最后还是方博先开了口,一把把人推开,抓过脸来的时候额头上沁着薄汗,眼眶却红了一圈。

“你他妈的想热死我啊?!”

唯一一次对着张继科爆粗口,难得的没有被老大哥一个爆栗打了头。

从那之后,张继科身边莺莺燕燕再多,再没有一个能近得了身的。

方博也再没有掉过眼泪。

现在面前的道哥怎么看,脾气都跟那时候的小圆脸如出一撤,张继科隐约记得当时收养道哥的时候带去宠物医院让人给打针检查,医生说了这么一句话,大意就是宠物都是有灵性的。

道哥是知道他去相亲了,替方博打抱不平吗?

看了眼担心的小胖和周雨,老张挥了挥手:“行了,辛苦你两了,回去吧,我来照顾这小祖宗。”

小豹子立马松了口气扯着自家少皇就往外走,说起来道哥也真是奇怪,周雨想着,回头看了一眼,怎么觉得,哪里和博哥挺像的?

方博依旧缩在墙角里,说是生气,其实更多的是委屈。

郁闷到了一个极点觉得眼泪都要酝酿出来的时候,突然被轻柔地给抱了起来。

张继科的手有薄薄的一层茧,轻柔地搭在小狗的头上,一下一下地给顺毛。

“老肖叫去的,那姑娘轴的很,说不去就要跳楼,实在没办法才走了这么一遭。”师兄的声音想起来,方博抬了头去看,望见张继科一双略显疲惫的眼睛。

好吧,其实他也能想到是怎样的一副画面。张继科是肖战顶得意的弟子,邱贻可让陈玘给收了,周雨那边有个来头不小的少皇给照应着,方博也还算小的,让肖战愁掉头发的也就这么一个了。

相貌人品都不在话下,做他们这行是生死搏斗里走的人,活着一辈子总要挂一个值得的人在心上。

是以肖战每天急破了脑袋想给小藏獒物色一只,不,一位出众的人才。好几次在单位上提起来就看见傻徒弟叼着黄瓜冲他傻乐:“您急什么啊,我都预备到四十五再结婚呢。”

给老肖气的差点抡圆了胳膊抽这小子,反正过去一场场总是无疾而终地让张继科推脱了,看来这一次是没推过去。

“得亏小雨打了电话过来,道哥你疼不疼?”老张说着就伸手去捏方博肉肉的小爪子,手指在腕骨的位置轻轻给揉着:“方博腕子那里也有点伤,有时天太冷了就会疼,让他带手套还总忘。”

方博往张继科怀里缩了缩,道哥面前的张继科是他没见过的一个张继科。

他师兄可酷可帅,对他好是真的,但温言软语和肉麻柔情的态度从来不会给的,从前方博以为是张继科性子冷漠,现在看来怎么着都是,

不善言辞吧。

方博突然就有点难过,本来能活着回来见到张继科是他最开心的一件事,哪怕是变成道哥也是好的。

他还是能陪在张继科身边,看着这个人好好的,甚至可以看到他看不见的张继科的那一面。

但是,张继科已经28岁了。

从前自己没有资格阻止他去找喜欢的人,现在就更没有资格了。

一想到这个,方博突然就觉得自己这么神奇地活着像是种诅咒。

咒他亲眼看着喜欢的人远去,喜欢的话说不出口,阻止的话也说不出口。

或许无论是人还是宠物,他和张继科之间就是不可能,上天无非是想告诉他这个道理罢了。

小圆脑袋又低了下去,下巴搁在张继科胳膊上难过得垂下耳朵来。

“方博还缺心眼,整天傻愣傻愣的,有年过生日我陪他去看拳击比赛,傻得就往自己脸上招呼,还让我给拍照片。”

“那会我状态不好,天天早上起来陪我跑一万米,搁了谁都难受,也就他了还冲着我傻乐,笑得还挺好看的。”

“早两年嚷嚷着说自己是高富帅,什么高富帅,明明就是小可爱,还不让人省心那种。”

张继科的声音顿了顿,像是带着哽咽,唇齿间夹杂着薄薄的酒意吐出来,醉人得不行:“道哥,我是不是把方博给丢了?”

没有,我就在这呢。

“可我还没跟他说呢,道哥”张继科的语气突然就变得很哀伤,方博望过去,恰好撞进了老张醉眼朦胧的眼神里。

“我还没告诉他。‘我爱你,方博’”

小圆脸突然就愣住了,张继科说,爱他?

张继科说,爱他!

张继科身上带着酒气,眼里都是醉意,可说话的深情郑重又庄严,和在警徽下国旗前宣誓效忠国家一样的肃穆认真。

所以张继科是真的喜欢他。

很多年了,方博想要的就是这句话。

什么找喜欢的人,什么相亲对象,去他的,眼前的张继科,喜欢的可是他啊!

老张把怀里的团子捞到面前来:“我还没来得及问他一句,你愿不愿意。”

还用说什么呢?答案早就有了。

话音刚落,张继科感受到了脸颊上一片的温热。

方博伸出粉嫩嫩的舌头尖,轻轻地,轻轻地,去碰了碰老张的左脸,这大概,是现在的他能给出的最完美的答案。

我愿意啊,遇见你的那天,爱上你那天,我就愿意了。

满分答案,

我也爱你。

最终是老张不敌醉意,靠在床边的时候就睡了过去。方博费力地从床上把被子拱下来,叼着盖住老张,然后轻车熟路地钻进了怀里。

这大概是方博这么久以来最好的一个夜晚。

第二天一早是被敲门声惊醒的,大早上的门外那人也不晓得是多大的脾气,敲门的声音震天响,乒乒乓乓的,跟打乒乓球一样。

方博一个咕噜从老张腹肌上滚了下来,睡眼朦胧地看见张继科爬起来去开门。

看见来人的一瞬间方博就清醒了。

那人头发乱飞,大背心大裤衩衬衣领子翻起一半,就差副砍刀就能找帮兄弟混码头。估计蹲在夜总会门口收保护费都没人怀疑他。

谁能相信这是个曾经的人民警察,现在的人民教师?

邱贻可身后领着陈玘,两人一出场跟大佬似得自带气场。

看清是两个人后方博深深地松了口气,幸好,他婶子在,量他叔不敢有什么大动作。

邱贻可那年回了警校做老师和张继科一个不打不相识,按说这层缘分加上老肖的嘱托,他应该跟张继科相见恨晚互为知己才对。

可没想到邱贻可看着糙,内心却十分的温柔平静,对一切可爱生物有着秘制喜爱。

在学校那会就逼着方博叫他叔,动不动就上手揉脸,各种揉捏。看见道哥也是一个样,双眼都能放光。方博现在想想就觉得脸疼。

张继科那时候拿着本诗集坐窗台上看,还拗了一个自以为很文艺的造型:“捏就捏呗,又不会掉块肉。”

小圆脸听了就发射一个白眼回去,敢情被捏的不是你哦:“你都没捏过我脸,邱哥真奇怪.........你笑啥?哥,你别是傻了吧?”

方博也不知道他这话到底哪里戳中他哥老人家的笑点,狗子心情看起来好得不得了,反手就诗集扣在桌子上,头也不回地朝外走。

“不是,哥你干啥去啊?”

“打架啊。”

“???”

张继科约邱贻可在操场上打了一架,两个大老爷们跟中二的小屁孩子一样,眼里带着兴奋的光就开始互殴。

据周雨说,现场相当血腥暴力,最后两人都没落下好,看着像是平手又都嘿嘿笑了。

张继科拱拱手:“厉害了大脾气。”

邱贻可象模象样地回他:“承让了狗子。”

这场过后这两人生出英雄惜英雄的感情来了,称兄道弟地在大马路上晃悠,一人一条大裤衩,偶尔邱贻可接受一下张继科提议的荧光风,辣眼睛的可怕。

只是说起来也奇怪,那次过后,邱贻可就很少再捏方博的脸了,直到他毕业。

可这么多年过去,此事仍然是方博心里挥之不去的一道阴影。

邱贻可是四川人,脾气跟川菜一样的火爆,浇了油撒进辣椒就能燃起火,滚滚无穷的那种。方博不止一次想过该是咋样个人才能收了他叔,可咋也没想到是陈玘那样的。

论脾气可不比邱贻可弱,看着剑眉星目精致得不得了的少年,能挑着眼梢手起刀落地捅罪犯,被人叫一声“杀神”,名声喊出来响当当的。

打架和魄力都不比任何人弱,这两人在一起原本该是以暴制暴的说法,没想到邱贻可在陈玘面前却低了头,恨不得全世界最好的东西全捧到他眼前去。

说起来真真全是命。

周雨那时候扫黄扫回小少皇,樊振东一脸委屈地表示:“周警官,你放跑了我的大鱼,是不是该赔我一条?”

然后就叫人拉到了夜总会一起“钓鱼执法”。

真就是方博说的,周雨哪见过这种场面,bb霜都不认识的少年看着小樊总行云流水的过场子,旁边的女人贴上来的时候吓得差点默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周雨委屈地打电话给邱贻可,大脾气立马就忍不住了。

妈嘿,当谁没当过警察是吧,哪有这个道理的,当劳资弟弟好欺负啊。

邱大脾气血都热了,隔着电话点名要找樊振东的直系领导谈,拉了件外套就往夜总会冲。

恰好那个直系领导就是陈玘。

陈玘也憋着火,手下的小天才什么案子没见过?头次能让自己人拘了的。这事不给个说法怎么过得去?当即就从隔壁市赶了过来。

原本该是一场世纪大战的事,搞不好夜总会的顶都能叫掀了。

可世界就是这么奇妙,单身二十几年的邱老师见小杀神第一眼就缴械投降,扔下弟弟不管就跟人家快活。

这两人都是直性子,在一起倒是比周雨和小胖还要快,简直是生活大爆炸。

方博到现在都能记得邱贻可把人拉到自己眼前的时候张继科的反应。

真的,他头次见人的嘴巴真的能塞下一整个鸡蛋。

此时此刻,张继科的表情和那时一摸一样:“邱哥?你和玘哥从隔壁市过来的?”

邱贻可的表情看起来确实凝重的:“他们说方博失踪了?”

这话说的直击心灵,张继科低下了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继科,上星期你们,你和方博办的那伙子人逃到我们市了,”陈玘突然开了口,顺带按住了躁动的邱贻可:“现在找不到他们的窝点在哪里,方博很可能在他们那。”

“你最熟悉这案子的情况”

“跟我们一起回去吧,继科。”

评论(29)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