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幻

关注慎重,不定期跑路

【獒博】我死我生(一)

看了大家的评论,谢谢你们,那就....把这个坑补完?
先重放上来这个,然后随后更新第二章吧

*
方博这一觉睡的极不安生,身上哪哪都硌得疼。

等他挣扎着睁开眼睛,发现身下不是自己梦幻的粉色床单,而是硬邦邦的小腹时,直接就给吓醒了。

咣当一下从趴着的肚皮上滚了下来。方博惊恐地看着自己刚刚趴着的地方,明晃晃的六块腹肌,肌肉紧实匀称,一看就是经过长年锻炼的身体。
这....这他妈什么情况?!

方博惊恐地顺着腹肌往上看,视线滑过胸肌,喉结,下颔,最终看见了一张熟睡中的黑脸。

小圆脸松了口气,

得,熟人。

正打算放松方博突然反应过来,等等,熟人?

张继科睡得正熟,一手横在眼睛上。估计是晚上睡觉不安分,被子生生被踢掉一半,松松地盖住下身。这就露出让人遐想的半副身体来。

方博凭着出色的侦查能力扫视了一圈。嗯,他在张继科的房间醒过来,趴在人家的腹肌上,而老张半裸睡得正香。这个现场怎么看都是一副香艳的画面。

生在红旗下长在朝阳前被社会主义春风滋润长大的人民警察方博特想反手给自己一个嘴巴子。

惭愧啊,做什么春梦。

诚然他看上老张也有些年头了,从警校一路进队里,少说也是十年的岁月。按说这层窗户纸早该捅破,可方博哪是个直接鲁莽的性子。

眼看着那人把他当弟弟宠着护着,几个字到了嘴边对上眼睛的时候又生生给咽下去。

寒来暑往好几个春秋,岁月这么往后走,那点心事也跟着往后延。

十年寂寞都忍过来了,怎么今天还做起春梦了。

方博很绝望,清白毁于一旦啊简直。

他梦里的张继科和现实里一样的好看。

老张爱海爱阳光,卧室装修的时候选了一整面落地窗,大清早的阳光穿透玻璃全打在身上,又暖和又明亮。半张脸也就沐浴在晨曦里,光把脸颊线条勾勒得好看。

方博歪着头想了想,左右梦已经做了,不干点什么忒对不起自己是吧?反正是个梦呗。

做了一番心里建设后胆子壮了,盯着半张侧脸看了好一会。方博终于忍不住伸出了手——真想,摸摸啊。

这么想着,方博同志正气凛然地把手搭了上去。

“卧槽!”

张继科捂着脸一骨碌爬起来,怒气冲冲地盯着方博,眼神看得小圆脸心虚地不得了。

虽然是梦,可场面真是一度十分尴尬。

方博委屈,怎么摸摸就醒了?算了,俗话说的好,死猪不怕开水烫,摸都摸了又不会掉块肉怕什么。

想着就有了底气,头抬起来不甘示弱地回看回去。

突然就叫眼前人一把扯着后颈给拎了起来。

张继科放下捂脸的手,左脸破了点皮,浅浅的几道血痕,看着是挺触目惊心的。

“张道哥,你大早上的折腾啥呢?”

就知道要挨训....等等,啥玩意?道哥?!

方博低头看了看,看见了一双雪白雪白毛茸茸长着尖锐指甲的爪子。

卧槽,方博心里骂了句脏,这梦大发了。

张继科全身精光穿了条荧光的橘色内裤晃来晃去,赤裸裸的辣眼睛,方博绝望地拿两小爪子捂住狗眼,表示快要被闪瞎了。

还有什么比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狗更叫人绝望的呢?经过一番撞墙却被震的脑壳疼的尝试后,方博已经基本接受了现实。

他,变成了张继科家里那只圆脑袋的傻狗。

道哥原本还是他和张继科一起捡回来的,大约就是两三年前的事。

那时他还没从警校毕业,正值周五,张继科下了班来学校接他去吃饭,一手里拎了袋牛肉,准备顺道拿给邱贻可吃。

方博在校门口远远就能看见他哥手插裤兜往这走。有点积蓄的人了还坚持穿一身辣眼睛的运动服,方博看着觉得还真没那身局子里发的衣服来的顺眼。

张大哥走得可自信,给点音乐都能摆出乱世巨星的感觉来。身后跟了只毛茸茸的小团子,迈着小短腿往前赶。

近了方博一看,得,芝麻似的黑眼睛全粘在牛肉上了。哈喇子都要流下来。哈哈哈哈就笑起来,乐得像二傻子。

老张让他笑得发毛,顺着小圆脸视线往后转,才看见了这只脏兮兮的狗崽子。

纯白的毛色那时候蒙了灰看不出来,就看见一张圆嘟嘟的脸,倒是怪讨喜。

小东西真是乖,看张继科看他就不再追,四肢并拢坐下来眼睛还是粘住塑料袋里的肉。

“哎这狗长得挺像你的。”

方博伸手去抱时,张继科顺嘴说了一句。顺利收获了圆脸牌白眼一枚。

是真乖,抱起来的时候在怀里瑟瑟发抖还不忘拱着脑袋去磨蹭方博胳膊。悉心养着的宠物也就算了,流浪狗能这么乖多半都是叫欺负狠了的,才能这么小心翼翼去讨好人。

方博是个心软的人,在警校生死案例自然也没少看,可遇上点温暖的人和事还是会窝心。

小圆脸怀里抱了只小圆脸,抬起头期待着问:“哥,养它吧?”

方博开了口的事,张继科是不会拒绝的。把给邱贻可那块牛肉扯下来一块撕碎了摊在手心里,张继科把手凑到小狗嘴边去。

小东西鼻子凑过去嗅了嗅,然后慢条斯理地吃起来。

“起个啥名字啊?叫旺财吧”

方博刚说完,被张继科投以一个标准的嫌弃脸,他张继科的狗怎么能起这么一个俗大街的名字。

一点都不酷。

必须得是高端大气接国际的那种。

“叫道哥。”

“啥玩意?”

“道哥,方博你是不是英语不好?”

“胡说!我小学五年级考了96.5呢!”方博委屈地反驳,抱紧了怀里的小东西:“你这名也忒难听,洋不洋土不土。”

“嫌难听你养,爱叫啥叫啥,我不拦着。”老张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看着这一大一小。

警校哪能养狗啊,被发现了可是一万米的罚,怀里的小东西眨巴着圆眼睛瞅着他,方博认命地摸摸小狗绒绒的毛发:“行,道哥就道哥吧,你儿子你说了算。”

在命名权上胜利的老张笑成个核桃,乐呵呵地补充:“别皱着脸,也是你儿子。”

方博无语地发呆,这算是变成了自己儿子?

张继科洗漱好出来,换了一身装束,西裤衬衫,脊背挺直,人模狗样的,很有一副人民精英的模样。如果忽略掉左脸那两块创可贴的话倒真是很英俊潇洒。

“你今天怎么了?”张继科说着走过来把床上的方博一把抱在怀里往餐桌边走:“平时不早打着转要食了吗?今天怎么这么不对劲啊?”

呵,摇着尾巴要吃的,博哥才不干这跌份的事。

张继科拿出道哥的饭盆给倒了满满一盆的狗粮摆在方博面前。

小圆脸十分拒绝地拿狗爪抵了回去。

“嘿,来脾气了是吧?高级狗粮都不吃了你想吃啥?”

张继科手里是拿微波炉热好的鸡肉三明治,楼下便利店五块钱一个买的,冰箱里屯了一堆。这玩意其实简单,张继科又不爱吃荤,面包切开夹两片黄瓜就行。但做他们这行时间紧,上班时候没心思去弄这个,索性买了一堆备用,趁洗脸的工夫丢一个进微波炉里,“叮”的一声就是一道早餐。

此时此刻方博虎视眈眈地看着这块三明治,这才是人该吃的东西好吗!

张继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里的三明治,半疑惑着把早餐递到小狗面前去。

不知道道哥今天怎么了,对三明治感兴趣的不得了,还不一口吃下去,将将咬住露在外面的鸡肉边缘,风驰电掣的速度嗷呜一下把肉饼扯了出来,留个面包黄瓜的壳子在张继科手里。

被夺食的张继科愣住了,正喜滋滋吃肉的方博再一次叫提着后颈拽起来,提溜到老张面前去:“奇怪了,怎么跟方博一样贱嗖嗖的。”

“汪嗷!”

说谁贱呢!

不是张继科多心,道哥从来是很乖的,虽然养的娇气了点,也不至于跟今天似的虎口夺食。这种事也就方博干的出来。

还在警校上学那会一起吃饭,张继科扒拉着筷子往方博碗里投食肉片,番茄牛腩,鱼香肉丝,土豆烧排骨都要撇的一点肉沫没有才下嘴。

起初方博不好意思,结结巴巴拦他哥:“哥你吃点肉,不然跑操熬不住。”

彼时还白皙秀气的小张宠溺地笑了笑,拍着方博肩膀安慰他:“没事,肉你替我吃,顺便替我长。”

“.......”

时间久了,方博已经轻车熟路,不等他哥说话就自觉地消化社会主义好粮食。

有次邱贻可给他俩加周雨每人买了份牛肉汉堡,小张同志破天荒地想吃顿肉,纸板盒子刚打开,只见眼前一道黑影闪过,闪完的时候肉饼已经到了方博嘴里。

小圆脸还一脸得意得瞟了他哥一眼,求夸赞似的嗷呜咬了一口。

张继科觉得自己真男人,居然能忍住不打他。

有什么办法呢?自己的弟弟,再傻也要宠下去。

想想当时方博那副样子,倒是和面前的道哥如出一撤。

方博一大清早被人抓起来两回,心烦透了,扑腾着就要下来。

张继科倒也没多拦,把狗放回地面上,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往身上套:“老肖说今天会有方博的消息,道哥,你说,会是好消息吗?”

方博傻了,让一句话给噎在原地,老张弯下腰来摸了摸绵软的狗耳朵:“道哥,我没有照顾好他。”

等张继科出了门,“啪嗒”一声落锁。方博才想起来自己变成道哥之前发生的事情来。

张继科大他四岁,早了四年往局子里走。一开始做的是小警员,可每次出任务都往死里拼命。枪子也吃过,刀刃上也挨过,死生里走好几遭渐渐有了自己的一番名声。等方博从警校毕业老张已经是缉毒大队一队的头头,二话没说把方博要到自己手下来护着。

是真护着,说出去都知道方博是藏獒罩着的人,整个局子上下没有敢惹着的人。出了任务张继科永远冲在前面给方博撑着,万万事都伤不到小师弟。

这么已经两年了,按说不会出什么问题。直到这次的任务。

原本是端一窝走货的小角色,点子已经踩好,张继科确认再三才带着方博去。

没成想看着蛇鼠一窝,背后却是有狠角色撑着的,别的不说,单看这伙人从集装箱里撬出来的家伙,也绝不是单纯拿来防身的,搞不好里头还掺了黑土的生意。

藏獒当然是不怕的,直冲上去撂倒了面前三个人,怎么着这单也必须给拿下,才好把暗地里根茎交错的大角色给一锅端了。

大不了也就是个豁出命去干的结果,张继科想的周到,估算了敌我实力才下的令,唯一没算到的就是旧疾突然发作。

他早年里腰上带了点伤,风里来雨里去也就没给好生将养着。接近对方头头的时候突然闪了一把,咬牙挺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对方占了先机。

眼看着凶神恶煞的那人在自己眼前端住了枪,张继科却莫名地想笑,不管输赢自己都是战士,因公殉职说出去也很酷很光彩。反正这人打出这一枪的时间已经足够左右的兄弟冲上来扣住他。

可他万万没想到耳边一声枪响,眼前一道黑影,再反应过来的时候方博已经倒在了自己怀里。
张继科抬起手来看了一眼,一手的红色,从方博背后冒出来的。

生杀几载,让他见了红觉得害怕的除却刚毕业那会,这还是头一遭。

方博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勇气,什么都听不见看不见,子弹在眼里跟黑客帝国一样放慢了速度,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冲上去了。

先感受到的倒也不是疼,而是眼前张继科颤抖的脸庞,一个劲地叫自己的名字,声音喊的震天响,方博想翻个白眼笑笑:哥,你要震聋我吗?

可终究是没有那个力气,昏过去的前一秒耳边还是张继科声嘶力竭的咆哮声。嗯,他哥,倒是挺适合去跟马教主尬戏的。

然后就是眼前一黑,彻底没了意识。

在醒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只圆脸宠物狗。

方博忧郁地咬了一口鸡肉,所以他这是没能见着阎王他老人家,反而变成狗了?而且依着张继科这意思,是都以为自己给丢了?

方博很犹豫地在死和做狗里思考了一阵,还是觉得活着比较好。他虽然不怕死,可俗话说得好,好死不如赖活着。况且还能见着张继科,日子久了说不定能找着变回去的法子,这不挺好的吗。

想到这方博觉得他师兄有点惨,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就在眼前,还担心的乱七八糟的,估计可闹心了。

要不,等张继科回来他主动让他摸摸头?可就只能摸一下,不能再多了。

方博想着,嗷呜一口咬掉了面前最后一点肉。然后找了块柔软的地毯枕着就睡过去。

他倒是梦见老早前在警校那会的日子来,那会的张继科英俊白净,惹得隔壁师大的姑娘脸红心跳,警校管的严,有次张继科拉着方博翻墙出去买夜宵结果夜黑路暗,翻错了墙到了隔壁师大,还迎面就撞上一姑娘。

当时张继科还跨在墙头上,顿时对自己何去何从感到深深的迷茫。

晚上黑小姑娘也实在看不清这是隔壁警校一枝草,下意识地就放声尖叫,吓得墙那边的方博都傻了。

老张回过头去安慰弟弟,突然就被飞来一只拖鞋正中后脑勺一个重心不稳啪叽着地。

拖鞋的主人身手敏捷地翻过墙来,一把把张继科同志给拎起来:“日你仙人板板,大半夜的干啥呢!”

那人头发乱飞,大背心大裤衩,背心外头罩着衬衣,衬衣领子还胡乱翻起来了一半,怎么看怎么颓废。可是眼睛明亮,带着一股煞气,怪吓人的。

“卧槽,你想干啥!”张继科甩开那人的手,戾气满满地瞪回去。

“你娃大半夜不睡觉,闯到人家学校想干啥?”

“路子管得宽啊朋友,那你又到人学校干啥呢?”

张继科聪明,这人说的是“人家学校”肯定就不是师大的,那也没必要过多解释了,大不了打上一架再各说各的理。

没成想那人叫逗笑了,勾着嘴角呼噜了一把头毛:“你就是张继科吧。”

这人叫邱贻可,是老肖顶得意的徒弟。学校花了大力气请回来的新老师。

邱贻可本来是迷了路误打误撞进了师大问完路就要走了,突然腾空传来一声女子凄厉的尖叫声。

人民的公仆邱贻可一个热血,直冲过去,一眼看见了坐在墙头的张继科。

汏!采花贼!

人民公仆邱贻可掏枪!没有找到枪!邱贻可脱下拖鞋以射击瞄准的精准度扔了出去!

正中红心!10分!

被砸中的倒霉蛋就是张继科。

不打不相识,邱贻可来之前肖战特地跟他说了张继科这么一号人物。

“以后我得把这人弄过来的,你小子先替我踩好点。”肖战这么说的。

果然是个不要命的主,邱贻可笑了笑,很对肖光头的胃口嘛。

然后邱贻可眼睛就瞟到了张继科身后的方博,圆圆一张小脸,眼睛又大,怯生生看着面前的不速之客。真是可爱。

邱贻可对这种可爱的团子一点抵抗力都没有,手上去就想捏一把。半路让面前的张继科给截胡了。

方博到现在都能记得那天晚上的张继科,黑着一张脸把人给拦下来,像护犊子的小藏獒似的把自己拦在身后,可真是,

很酷了。

门锁“咔哒”一声响,方博被惊醒过来,看见张继科慢慢走了过来。

小藏獒把地上的方博抱了起来,头埋进柔软的皮毛里:“道哥,方博没有消息。”

语气带着失望可也带着庆幸。

他们都知道,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方博有点心疼了,张继科是真的很担心他。可他说不出话来,去告诉眼前这个人我就在这里。

谁会相信人变成了一只狗呢?

张继科消沉了会,又打起精神来,毕竟方博还等着他去找。

看了看怀里的狗狗,老张嫌弃地瘪了瘪嘴:“你怎么这么脏。”

“???”

“走,我给你洗澡去。”

“!!!”

方博觉得自己的人生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评论(16)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