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幻

关注慎重,不定期跑路

【獒博】如期(二)

嗯...可能忘了这个了吧。
诈尸系列(1/1)



*
少年躺在摇椅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给自个扇风,眼神偶尔瞥过桌边咬着笔头的孩子时,才多了几份温柔倦怠。

张继科今年上高中了,方博紧跟着他的步子到了初中。两所学校隔了十来条街,回家都得往两个方向走。再加上重点高中的日常作息,方博掰着指头算了算,无奈地在心底笑声叹气。他一周也就能见上张继科这么一面。

少年拿着手里大蒲扇的扇子轻轻敲了敲孩子的头:“想什么呢你,作业做完了吗?”

“这不就两题了吗…”小圆脸不满地嘟囔着,伸手把头顶的扇子给拨开,抬头看见一双灼人的桃花眼:“哥,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说”

方博深深吸了口气,最终眼神闪烁地看着张继科:“我爸说…”

“张继科儿!!”突兀地,一道声音打断了他的提问,张继科连忙站起身来往窗边去,半个身子探出去热情地招手:“哎!马上下来。”

说完转身在方博头上呼噜了一把,好好的顺毛叫他揉的乱糟糟的,随即张继科捞起一件大背心就冲了出去。

方博站起身冲着楼下张望,一眼看见了马龙。少年长身玉立,穿着图案简单的短袖短裤,脸上始终带着那么点笑意。

可不就是电视剧里说的温润如玉的公子模样。

他正这么想着,就瞅见张继科从冲了过去,一把揽上那人脖子,大半个身子都挂在人身上,一路笑声不断地走了。

究竟有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才能把一张脸都笑成小核桃。

方博甩了甩头发,大抵是觉得有些委屈,手里的中性笔几乎要被掰断。

甚至是…都不听他把话讲完。

张继科是上高中后认识的马龙。满打满算还没过两个星期,然而现在似乎比他和方博三年的感情还要好。简直令人觉得不可思议,明明是两个性格处事南辕北辙的人啊。

张继科头次回来的那个周末,是这么跟方博说的:“有个叫马龙的,特能装乖,看的心烦。”

张妈妈坐在客厅边看电视边包鲅鱼饺子,听到张继科这么说,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你们肯定会相处很好的。”

张继科一脸不可思议地去看他妈,神情多少带了点不满:“你都没见过他。”

“我还说过你和小博会相处好的,你那时候也不信。”张妈妈说着,含着笑意的眼睛看了看方博,随后戏谑地打趣张继科:“这些年,也不知道是谁去哪都要带上我们小博。”

方博听得耳朵发烫脸发烧,心情跟蒲公英的种子。随着风四处飘。张继科倒是笑起来,露出整整齐齐的牙齿,看着还怪傻:“方博跟别人能一样吗。”

蜻蜓点水一句话,方博的心顿时柔软的一塌糊涂。

他在张继科眼里,从来就不是别人。

那时候满心都在想着他这句话了。把张妈妈的预言忘得一干二净。

知子莫若母,阿姨猜的一点也没错。

方博有次去学校给张继科送东西,才想起这一幕来。

早就不是什么都不懂只能怯生生让人调戏的小孩了。初中生乖巧地站在教室门口拦下学姐,字正腔圆地自报家门:“我找张继科,姐姐能喊他一下吗?”

他自认为做得完美无缺,也不知道哪一句戳中了姑娘的笑点,女孩弯下腰来揉了揉他的脸,语气像是在哄小孩子:“你是他什么人呐?”

“我是他弟弟。”

“他还能有你这么个弟弟啊。”女孩笑得更欢,转身回去朝教室里喊:“张继科,你弟弟来了。”

也不晓得那么一个个子小小的女孩,是哪里来的力气,喊出来的声音简直气壮山河,把喧闹的教室瞬间劈成寂静岭。

于是齐刷刷几十双眼睛默契地看过来,方博不知所措地在背后绞紧了手指,看着张继科从人堆里嬉皮笑脸地走出来,胳膊还搂着一个人:“你怎么来了?”

方博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眼神却飘到另一边去看他搂着的那个人:“阿姨叫我来的。”

那人长得真好看,跟他哥不一样的好看。眉眼淡淡,笑容暖暖,头发衣衫都打理的一丝不苟,说是温文尔雅的小公子大概也是没错的。偏偏就这么一个人还能让你有种无形的压迫感。方博觉得自己有点猜到这人是谁了?

“这就我弟弟,怎么样,可爱吧?”张继科挑着眉跟身边人炫耀,那人于是笑着点头,手掌伸到方博面前来,冲他友好地眨眨眼睛:“你好呀,方博。我是你哥哥的同学,我叫马龙。”

那场面,怎么看怎么像,温柔大方的嫂子头次上门见小姑子,活脱脱一出言情八点档。去他的言情八点档,方博在心里委屈又着急。面上乖乖巧巧地跟人握手:“你好,马龙。”

从那之后,张继科说起马龙就没完没了了。

方博大约能够理解,他哥这样的人,将近十几年打遍天下无敌手,在自己一方学校里称王称霸发光发热,好事不少,坏事也出名,走到哪都自带话题度,像孤胆英雄一样在成功大道上狂奔。走得久了也就生出点孤独求败的心思来,赶巧马龙就出现了。

一开始都是瞧不大顺眼,看着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一个人,怎么晃都觉得烦人。可再往后都是不打不相识的故事,棋逢对手,英雄惜英雄。刹那间就成了过命交情的兄弟,恨不得十几年的人生一股脑拿出来和对方分享。

方博放下了手中的笔,合十双手凑近嘴巴哈了口气,数九艳阳天,他怎么突然就觉得有点冷了。

比不过啊比不过,青梅竹马比不过天降,电视剧不都这道理吗。




张继科回来时都快傍晚了,怀里抱着篮球,背心湿了一大片,满头的汗把额发弄湿贴在皮肤上,一言不发地就往浴室里钻。

等他松松爽爽地出来,打开冰箱挑起易拉罐就猛灌,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少了点啥。

张继科有些失神地转头,看见肚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的母亲:“妈,方博呢?”

张妈妈差异地看他:“小博没跟你说吗?”

他想起方博白天那个被自己打断的问题,心虚地喝了一口饮料:“没有啊,怎么了?”

“他回家了。”

“什么?”张继科差点呛着,瞪大了眼睛。

“你方叔叔从国外回来了,小博已经跟他们回家去了。对了,你赶紧收拾收拾,待会你方叔叔请咱们去吃饭呐….”

张母后面的话他一句都没听清,愣愣地去看自己握着易拉罐的手指,泛着点白,冷的心凉。大概是因为碳酸汽水的原因吧。

张继科觉得鼻子酸酸的。别过脸把易拉罐扔进了垃圾桶里。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到了饭店,他爸妈拉着他进去,方博跟个娇生惯养的小王子一样坐在他爸妈中间,看见他们进来的时候跟着站起身来表示欢迎。

十足的主人派头。

张继科头次觉得自己与方博关系如此疏远。

晚餐在大人间热热闹闹的气氛和张继科方博的尴尬里进行,张继科拿眼去瞥小孩,看见人端端正正地坐在位子上,专心致志地盯着面前的盘子。

盘子有我帅气吗?张家大少很委屈。丰富的心里活动几乎能写出一首抒情诗来。

方爸和张爸在推杯换盏间有点醉了,拿起酒壶朝着张继科的方向斟满,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大舌头:“继科,叔叔谢谢你这几年照顾方博,叔叔祝你学业进步啊。”

说完就是一口闷。

张继科酒量不差,尽管才这个岁数,却是酒罐子里泡大的青岛小哥。抿抿嘴巴就站起来笑,酒杯碰撞的清脆响声把发呆的方博唤醒,叫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张继科和自家父亲拼酒。

张继科的酒量很好,一向很好,此刻三两倍下肚却觉得胃都要烧起来,扒拉着门跌跌撞撞地往后走。

方博起身跟了上去。

可少年的步子怎么那么快,才出门就没了踪影。小方气得想跺脚,可这动作实在太孩子气,叫他硬生生地忍下来。

最终他在饭店门口找到了张继科。

少年狼狈地坐在水泥台阶上,夜风总算把胃里的疼痛减轻了点。

意识到身前又人影的时候,张继科抬起头来,看见小大人一样的方博抱着臂像审犯人,说出口的话却甜到犯规:“哥,你没事吧?”

温柔乡要人命,更何况是黏黏糊糊的一把好嗓子。

张继科抬头假装看星星,高深莫测地假装不在意:“你没说方叔要回来啊。”

“我刚想说,你不就跟马龙跑出去了吗。”

方博觉得明明自己更委屈,为什么表现的像个没人要的小狗狗一样的人是张继科。

今晚并没有星星,天空黑压压的压抑。张继科没头没尾地想起方博五年级时候跟着他去看海。孩子觉得新奇,抬起头就是星辰,眼前就是大海。天地仿佛构成一幅画面,诠释着天地至美,连带着眼前的人都变成了天下第一好看。

那时候星星与大海同在,可是现在星星要回家了。大海会不会感到寂寞。

“你什么时候走啊?”张继科拿手盖住眼睛。

方博被他问的有些莫名其妙:“去哪里?”

“回家啊。”张继科应声抬起头来,看见方博一脸的莫名其妙,突然明白或许什么事是自己会错意了。

小孩似乎也懂了,呵呵地傻笑,似乎还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我爸就这么两天假,下星期一又得走了。我回哪啊。”

后半句是小声的嘟囔,听见张继科耳朵里却比新年炮竹还响,还要叫人心潮澎湃。

少年“蹭”地跳起来,带着酒气的气息靠近方博:“真不走?”

“你舍不得我呀哥?”方博笑出来,圆圆一张脸配上中规中矩的齐刘海像个可爱的小西瓜,应该叫人摘下来好好抱在怀里。

于是张继科真就那么做了,把身量还没长高的人揽进怀里。终于放下心来长出一口气:“那就这么呆着,除了我身边,哪儿都别去。”

怀里的孩子愣了愣,终于伸出手来扣住了张继科的衣角:

“好。”

有人放起烟花来,成功掩饰了方博的叹息。

评论(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