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幻

关注慎重,不定期跑路

【獒博】我死我生(终)

方博已经睡了一个星期了。

那一枪打在偏离心口的位置,手术还算成功,伤口没有感染,但不知为何就是醒不过来。

张继科已经陪了他一个星期。

照看方博的事从来不让人插手一点点。

“小祖宗看着迷糊,其实精细着呢,你们照顾不好。”

话是这么说,多少是带了自责的意思。毕竟如果不是方博,原本该躺在这里的人,那个长久不醒的人是他。

知道方博其实是千难万险不怕的勇毅性子。但从没想过这人敢在枪口上撞了上来。

从前觉得是自己把人保护的太好因此这人才是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孩子气,如今看来倒不是了。

分明就是顶天立地的爷们,行为举止都坦坦荡荡地立在天地间。

长大了。

可长大了倒是更叫人心疼起来。

明明刚遇见的时候就还是个小孩子,他第一次见方博是在小孩18岁那年,老张大背心大裤衩蹲在学校马路牙子上叼着冰棍数来来往往的人,突然视线里就出现一只小圆脸。

理着个挺丑的旺仔头,刘海一边长一边短的,自己一个人拎着行李提着箱,炎炎烈日下热得皱着一张脸,像个受了气的小包子。

小张同学从来不是个热心的人,叱咤风云的大佬怎么可能跟居委会大妈一样四处乱窜,哪怕看见清瘦漂亮的小姑娘照样风雨不动安如山地啃他的冰棍。

所以你问他为什么要上去帮方博拿行李?

瞎打听什么,张大佬打你喔。

遗世独立张大佬甩开嘴边冰棍棒,三下五除二把人手里的行李给拽过来。

吓得小孩往后躲了两步,拿警惕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小张,上下打量之后方博抱紧了怀里的小包包:“大大哥,我没有钱!你放过我吧?”

。。。不是,他一名牌警校的优秀学生,未来警界的准大佬让人当成地头蛇了?

不要以为你长得可爱我就会原谅你啊!?

话是这么说,其实看见人家的时候就早早地缴械投降。

向来直肠子的人不知道哪里跑出来了歪心思,如沐春风般地笑起来,大概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觉醒了撩人的技能。

“谁要你的财了。”

“我要的是人。”

小圆脸让吓坏了,睁大眼睛瞪着张继科,感觉下一秒就要惊慌地逃跑。

无奈行李还牢牢拽在土匪头子手里,实在不敢轻举妄动。

“你想怎样啊!”气急败坏的声音,大概是真急了,大眼睛水雾缭绕的,耳朵尖子上一抹绯红的颜色。

本来是当成是小可爱。小张活了二十来年,知道什么都要从心的一个说法。

人生转眼就过去,可不得让自己过得高兴点,因此一直活得很恣意潇洒。除了没谈过恋爱。

“也有过有好感的,待个两天等热乎劲过去了也就算了,实在没精力费心去喜欢一个人,维护一段感情。”

别的都不重要,在感情这两个字上,张继科比任何人都来的慎重小心。

有过喜欢的吗?有过。

一面之缘,世间皮相千万,摸不准就有对的上自己胃口的,起了兴趣是难免的事。可经不起言语的推敲。

三言两语下来就显得话不投机半句多,皮相都统一,但有意思的灵魂实在是太少。

与其找人将就不如寂寞孤独到老,一个人游山玩水也没什么不好。

看见方博的那一刹那也是权当极可爱的一个小孩,像是初中时候看见阿姨家刚生下来的小表妹,白白软软,糯米粽子一样的香甜。

眼里的方博也就是这样,所以心存了好感,一种和鹿望见溪水相同的好感。

可这人倒是比他想象中的有意思。

让如此调戏了固然是极委屈恼怒的一副表情,红了的耳尖和脸颊也确实可爱。

但眼睛里的光彩没减掉半分,是一点没在怕的。

是个有胆量的小子。

没有像外表看上去那样软糯,反而,血性得不行?

“啥都不想要,你就告诉我一个问题呗。”

“什么?”

突如其来低下头来,额头生生凑到方博面前,轻而易举就能叫他闻见土匪头子衣衫上一股清香的洗衣粉味。

流氓还挺讲卫生的,方博用力嗅了嗅,玉兰香味?

流氓的声音是自带降噪的低音炮,苏挺的嗓子,凑近听的时候能叫人心跳都加快。然后流氓用这把嗓音开口问他:

“我叫张继科,你呢?”

那时是极其热的夏天,可这人开口的一瞬间周遭跟失真般得静了下来,蝉声车名大马路上噪杂又烦闷的热浪被屏蔽在外。能知道的只有这个人身上那股洗衣粉的味。

“方博,方正而博大。”

方母说,她喜欢两个字的名字。三个字无论如何喊出来都带着客气和疏离。可两个字却不会,简单的音节说出口来,两个字轻悄悄咬在舌尖上,有莫名的亲切和熟悉。

所以方博的名字是千挑万选了一个“博”字,念在嘴边徒增了熟稔。

打从这两个字从舌尖蹦哒出来,这个名字从此和张继科就脱不了干系了。

他的十八岁,二十岁,未来的许许多多个日夜,通通有张继科的保驾护航。

谁能想到大夏天林荫道上拦他的土匪头子后来成了占据他生命一席之地的常客。

特么还是最大的那块地,鸟语花香流光溢彩的。

特么就这么闭上眼太窝囊太不划算。

如果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你想回到什么时候?

隔壁组的小姑娘从微博上念出来的段子。

很多人想回到初恋的年纪,热恋的年纪,轰轰烈烈生死相许的年纪。

小姑娘把热切的目光凑到张继科身上,老大黑着一张脸啃黄瓜,一点余光都没分给她。早习惯了脾气,小姑娘也没什么委屈,对着方博做个鬼脸,吐了吐舌头。扭头就要走。

"八年前的夏天。"

突然就开了口。

整个组的脑袋从电脑前抬起来,见了鬼似地看着手持黄瓜的某人。

那人却再没有开口。

方博问过一次:"八年前的夏天你干了什么亏心事?这么念念不忘的。"

"得了吧方博,论亏心事你干的更多吧,"老张毫不客气地扳指头:"光训练日偷着打游戏这事,九九乘法表都记不过来。"

心虚的方小博扭了头佯装去盯街边旺仔牛奶的广告牌。

老张的手就这么落在心虚博的发顶上。

"再来一次,我肯定正正经经地和你打招呼。"

"你好方博,我是张继科。"要从一开始就认认真真,才能让眼前这个人相信自己后来的每一句话。

那些微风沉醉的夜晚,醒来去见你的每个早晨。每句你听来像是玩笑的许诺。

凭良心作证,那都不是作假。

包括我将要说出口的一生一世,都是出于心的许诺。

少年不识情长,不知人世惆怅苦。

方博那时候回了句什么呢?

"想得美。再来八百回你流氓头子的形象都立在这了。想这有的没的不如请我吃顿好的。走走走。"

再来一次我不会这么说的。

我要坦坦诚诚告诉你。再来八百回我还是会喜欢上你。

不念过去,不畏将来。

我想清楚明白地告诉你。

张继科,

"方博喜欢你。"

微风撩起白色的窗帘边,一圈一圈打着滚,像是雨滴跳进池塘里的涟漪。

窗户是打开了,外面有棵巨大的树,阴凉遮挡了半个室内的阳光。

窗户上落了一只灰雀,突然警觉地扭过头,受惊一样扑棱起翅膀飞走了。

而躺在满目白色里的男人睁开了眼睛。

生命从来没有这么美好过。

"科哥,博哥这情况醒来不会失忆吧?"周雨严肃且正经地看着张继科。

拎着一堆东西的男人哼了一声:"别说失忆,就是他失禁了,劳资都不能失恋。还有,你少看点电视剧,记住你的梦想是一个正经的歌手。"

豹子雨鄙夷地看了看老张手里的东西,一只破了后视镜的玩具小警车从塑料袋里露出半截车身。

"医生是说要用过去的回忆刺激博哥,所以你把咱这几年的事翻来覆去地讲我理解。把我和小胖也拉出来当配角我也认了。不过您把人小时候玩具都拉出来是不是有点过了。"

穿开裆裤的年纪能记得个屁啊。

"闭嘴。"

"......"

难得话唠雨安静了。突然病房里窜出一只滚滚胖。

"雨哥!诈尸了!"

"???谁炸了!!!"

"樊振东你瞎嚷嚷个屁啊!?才醒过来又要让你吼懵了!"

这个声音!周雨扭头去看张继科。

那人已经扔了满满两袋的玩具冲进病房。

小圆脸手里拿了个啃到一半的苹果一脸懵逼地看着张继科,反应过来之后使劲把嘴里的果肉咽了下去。

"呦,来了..."

活生生的,会说话的。清醒的方博。

苹果掉地上了...

"张继科你抱的太紧了,博哥的伤口要裂了,你放开我。"

"...张继科我有话跟你说你放开我。"

"...哥,疼。"

方博感觉到张继科的怀抱放松了,却还是那么环着他,说句俗气话,就像,不,就是抱着他失而复得的宝物。

真是以前干嘛那么怂,早知道就该早一步说出口。

好在不晚,一点也不晚。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你对我挺好的,像以前一样好。可是梦里我不是我了。不过我好像明白过来我怎么会做这么一个梦。多亏梦,我看清了我对你的这颗心。"

张继科的身体僵了一瞬。

"我觉得我说这话还是挺奇怪的,但我还就是这么想的。张继科诶。"

"我喜欢你。打从八年前开始我就喜欢你。"

这人放开了他,有点不敢相信的样子。眼眶泛红,眼窝深陷,是他梦里一样的憔悴样。

不同的是,方博在这,活生生地在你面前,那么你就哪儿也别去,好好地听我说。

"我爱你。"

近三十的男人抱着面前的人几乎要痛哭出声。

"我守了你整整一星期。"

"我知道"

"我等了你八年。"

"...我知道。"

"你要补偿我。"

".......你想要啥?一个我怕是不够吧?"

"看来脑子没坏,还有点自知之明。"

"...张继科?"

"这辈子肯定不够了,下辈子也得一起赔给我。"

哪里日天日地了?哥你是藏獒不是泰迪啊?这腻歪劲。

不过...他还是挺受用的。方博小朋友想想,摸了摸自家大型犬的后脑勺。

"都给你,人给你,心给你,这辈子下辈子都是你的,成了吗?"

墙内开花墙外香,周雨趴在门口敲了敲小熊猫的脑袋:"录好了吗?"

天才警员樊少皇手里拿着录音笔,比出一个OK的手势。可算抓到科哥黑历史了哈哈哈!往后简直翻身农奴把歌唱!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老大,此刻正把脑袋往自家童养媳的肩上蹭,被小肉爪子挡了回来。

"???"

"打个商量,咱给道哥找个媳妇吧?"

"???"

"免得它成精了。"

一脸懵逼的张大佬今天依旧听不懂小孩的脑回路。

没事,一辈子还长,慢慢来吧。

方博喜欢的张继科,张继科爱着的方博。是一名人民警察。足下踩着家国,背后就是人民。活跃在每个危险的角落,用生命去守护这盛世。

可从未觉得寂寞。

战场上,归途里,爱人就在身边。生命献给国家,一颗真心许诺给彼此。

死亦不恸,生亦翻涌。

评论(22)

热度(129)